•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想起居庸关

长城随笔 huang 80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长城00003

(杨奕先生绘)

居庸关之于我,在脑海里最深刻的记忆,莫过于友谊。

1998年,我和几位同学考入北京,开始憧憬幸福的生活。那时候的我意气风发,没有丝毫忧愁。差不多每个周末,我的生活都被安排得满满的:或者参加社团的各种活动,或者前去当义工。那时候,电话交流还很不顺畅,大家的交流更多的时候使用的是书信。很清楚地记得,那时候的一些大家都觉得不是特别重要的课程,总是留着一只耳朵给老师,在桌子上奋笔疾书着笔记和信件。现在都想不起来,当时是否会有“举烛”之类的窜入现象。年轻的心是单纯的、快乐的,或许是因为太快乐了,总是不自觉地找着各种各样的烦恼,强说着这样那样的忧愁。饶是这样,快乐还是主基调。

去居庸关的邀约,不是由研读历史的我提出的,而是由另外两位同学提出来的。几次书信往来,终于确定了在元旦一起去居庸关的事,并商定好了“战略”:到西直门坐火车去。

于是,那一次,我们兴奋地买了火车票,直奔居庸关而去。现在脑海中很熟悉的概念,诸如清河、詹天佑、青龙桥、南口、居庸关、八达岭……那时候这些概念都是一片混沌,更不用说金柜、绿屏、太行、燕山这些标识地理方位的概念了。

由于是元旦放假,我们去的时候很冷。还好,战略准备充分,我们倒不冷。唯一的是,那天傍晚返回时,大家已经饥肠辘辘,在出站台之后不久,各吃了一碗馄饨充饥。由于真的是饿了,那天的馄钝格外的香,香到我执着地坚持了十几年找馄饨吃的习惯:只要有可能在哪里能有馄饨,只要我从来没有在那家店里吃过,我必定会冲着馄饨过去,点上一碗,以找寻当时的感觉。可惜,那种感觉早已不在……或许,是因为没有当初伙伴的陪同?或许,是因为很少再有饥肠辘辘的感受?又或许,是因为此后的每次寻访带着太明确的目的?又或许,此后再难有囊中羞涩以至于心里反复算计后掏出购买2元一碗的馄饨的钱的那份心情和吃饱后的那份满足?一切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在1999年的元旦,我们去了居庸关,并未自己的青春留下了一些痕迹。

那次攀爬居庸关,很多信息我都已经忘记了,有些信息还留存着。

那时候的居庸关旁边,有一个延庆的根雕商店,里面卖很漂亮的根雕。和店主聊天,意外地,店主送给我一个小葫芦。后来,这个小葫芦被我当作礼物,郑重地送给了我的一位好友——礼轻情意重,有时候或许就在那份将一个很多人看起来拿不出手的小玩意寄托自己对好友“福”“禄”的祝福郑重寄出的心情里吧?

那天下午回来后,送好友他们去六里桥坐车。她们匆匆走在前面,我被拦在了后面。大抵看我容易被蛊惑吧?沿路一堆算命的先生们不断招呼着,有一个还直接拉着我:“小姑娘,算个命吧,你的命挺好的。”我当时着急追赶着去送好友,甩开算命先生的时候,酷酷地甩出去一句话:“既然好,那就不用算了啊!”后来的实际情况,我并不觉得自己的命有多么好,而是不断在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不断在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又不断鼓励自己继续真诚地面对生命、面对困难、面对挫折,然后又不断鼓励自己学会放下,学会微笑,学着成熟,学着继续保持天真……有时候在想,如果那天算命的话,算命先生会不会知道我当时去了居庸关,而我的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是在和这些关塞打着交道,更在某个时刻突然之间学懂了自己此前一直想研究透却始终欠缺了一些气候的历史,而这一切都因为有长城……

今天晚上,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居庸关,想起了那段即将尘封的过往。或许,是因为自己突然意识到,长城给我的感动,其实并不比它给我的纠结、痛苦少?

黄益 记于松益亭

2016年6月16日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想起居庸关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