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地缘政治与长城研究

一言堂 huang 677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荷花

在长城研究过程中,在近现代历史上,学者在不是特别了解长城的情况下,往往会选择使用地缘政治的理论来分析和判断,不可否认,地缘政治的部分理念让长城的一些小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思路。但是,从整体上来看,地缘政治的理论也容易使得长城研究走向明显的误区。因为,地缘政治是根据各种地理要素和政治格局的地域形式,分析和预测世界或地区范围的战略形势和有关国家的政治行为,是解决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的。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地缘政治比较注重地理因素对政治的影响因素。因此,很多人将地缘政治成为“地理政治学”。

近代学者受西方学者的影响,在研究长城的过程中引入了部分地缘政治的分析方法,但多数遗憾地迷失在了地缘政治的思维理念中。最明显的例子便是拉铁摩尔的《中国亚洲内陆边疆》,在研究的过程中,特别注重农业与牧业之间的互动关系,将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互动在潜意识中视作了不同民族国家之间的联系与对抗。这种意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一批学者的观念,尤其是被那些不仔细阅读中国历史文献、企图借长城来分割中国的野心家利用,故意断章取义。于是,本来与中国的领土疆界并没有直接联系的长城,成为了一些野心侵夺中国领土的侵略者口中的“利器”。而中国的学者,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也在探讨长城问题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殊为遗憾。更为遗憾的是,很多学者在研究的过程中,明明研究的只是中国很小的一部分,偏偏误以为自己所研究的范围涉及全国的情况,便出现了妄断。中国本土的学者尚且不能真实掌握长城的实际情况,又何况连“中国”在古代较多时候指代“中原”、“故国”多数情况下仅指“故乡”、古代中国从来只有“亡国”却没有“亡天下”,中国古代民众在乎的只是“天下兴亡”而对于王朝更替安之如素等中国历史实际情况都不甚了解的外国学者?

我曾经很欣赏狄宇宙,通过考古研究对中国的概念有所了解。他比较大的失误在于,将那套天下观的构成误会成了司马迁的创造。其实,司马迁尽管有“成一家之言”的雄伟抱负,以他史官之笔,又如何能构建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恢弘天下。

拉拉杂杂说这么多,只是想说明:长城研究,用地缘政治的方法去思考无妨,但落入了地缘政治的套路之中,便存在了自己给自己设下的陷阱。长城本来与国际争端无关,我们研究长城,面对国际上的那些所谓的“边界”观,只需要报以高冷的微笑便可以了。

黄益

谨记于松益亭

2016年7月31日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地缘政治与长城研究
喜欢 (3)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