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档案·河北·秦皇岛·山海关·几块现代石碑

长城档案 huang 77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本文目录
[隐藏]

在山海关,历史上有不少与长城有关的信息,很多信息留存在石碑上。

长城保护文件选编 张依萌推荐2016年4月7日

(张依萌先生拍摄)

下面的两种碑石,有关长城信息的记录与长城的保护。

长城该如何保护,可以继续讨论并不断找到更好的方式。但这些历史的记忆,值得所有人铭记:它关乎着每颗爱长城的人的心灵跃动。

明长城入海处地理信息标石

明长城入海处地理信息标石立于2010年。2010年6月8日,在山海关老龙口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这块地理信息标石与国家的长城信息测量存在一定的关系。

根据国家测绘局和国家文物局的部署,河北省作为全国长城资源调查试点省份,在2006年4月开展试点工作,并于2007年1月开始了河北省明长城资源调查测量工作。河北省现存有战国、秦、汉、北魏、北齐、唐、金、明代等不同时期的长城,其中明代长城保存较为完好,多为明长城的精华所在。它东起山海关老龙头,西至怀安县马市口,南到邯郸武安,行经河北8市39个县。历时四载,第一次完整地获取了河北省境内明长城的总长度,以及有关人工建造墙体按照保存状况的分类长度,同时也采集了长城沿线的375幅1:1万比例尺的长城基础地理信息数据(DEM、DOM、DLG),通过整合这些数据和田野调查数据,建立了长城资源信息系统,为长城保护规划及进一步的科学研究提供了基础。在长城测量过程中,采用了多种测绘高新技术。在长城重点部位山海关长城的关城进行测绘时,采用“多重三维激光雷达扫描技术”利用机载和地面三维激光雷达,结合高分辨率的数码相机,从空中和地面对山海关长城进行精细的三维数字扫描,其数据构建了高精度、大比例尺、可量测的真实三维数字长城,在模型上可以实现长度、面积和体积的量算及具有任意断面图的生成等功能,为长城的维护和修缮提供了重要资料和技术支撑,提高了长城保护的科学水平。该项成果,经国家测绘局组织专家鉴定,认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测量的成果被评为全国测绘科技进步二等奖。

经科学量测,处渤海之滨,锁燕赵要地的老龙头位于东经119度47分,北纬39度58分,海拔6.3米。

一些人士认为,明长城入海处地理信息数据的发布将有利于引导社会公众使用权威的重要地理信息数据,将使社会各界在认识长城重要价值、增强民族自豪感的同时,了解长城的保存现状,增强长城保护的责任感,提高长城保护工作的科学性。同时,这些信息也是长城保护管理和科学研究的基础信息,对于保护和开发长城这一重要世界遗产,推进文物资源调查和保护工作信息化具有重要作用。于是,上一段的文字,镌刻在了一块石头上,现在稳稳地立在老龙头入海处。

(以上信息参考2010年中国广播网的信息http://news.163.com/10/0608/11/68LDI0SO000146BC.html)

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纪念碑

“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纪念碑位于山海关老龙头景区的停车场边。几块汉白玉石碑立于2014年7月,碑文上刻着邓小平“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题词,也镌刻着1984年,以上海各界为主修复长城捐款超百元的170位个人和超千元的50家单位的名字。

1984年,全国36家发起单位共同向社会发出了修复山海关长城的联合倡议,全国各地慷慨解囊,其中上海86万群众捐款70余万元,全部用于老龙头复建。

老龙头的修复始于张立辉等人的研究。1982年,主抓山海关城建工作的张立辉,已经开始实地考察、翻阅大量历史资料,并在不同场合呼吁关注、修复山海关长城;1983年,一位普通的上海美术工作者林升燿,在特意利用到秦皇岛休养的机会到山海关寻访老龙头未果之后,曾专门写信给时任上海市有关领导,建议修复长城……到1984年7月,《北京晚报》记者在人民大会堂找到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的习仲勋同志,得到习的欣然命笔,为这次活动题写了主题——“爱我中华,修我长城”。9月1日,邓小平同志也题写了相同内容的题词。

 

自1984年9月起,秦皇岛市山海关区陆续收到来自全国24个省区市以及世界各地的捐款,其中,以上海市的捐款额和捐助人为最多,捐款者达86万余人,捐款总计70.98万元,占老龙头第一期修复工程总费用的73.2%。

“那时候人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振兴中华的劲儿,可谓一触即发。”作为当年整个捐款复建活动的报道者之一,解放日报退休记者高叙法认为,改革开放之初,上海作为全国经济文化的一个中心,作为老工业基地,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组织能力和较高的人员素质,这些都为上海最终成为全国捐款“头名状元”提供了基础。

“那个时候我的节目是诗朗诵,把配乐委托给了作曲家陈钢。第二天他打电话告诉我,说自己找了一夜,最后连夜为长城专门作了一首曲子。我们就是用这样的精神去组织义演,在上海连演了一百多场!”2014年7月15日,在秦皇岛赴沪举办的“感恩上海 携手长城”联谊会上,92岁高龄的表演艺术家秦怡深情回忆起30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如今,在老龙头景区入口的纪念碑上,在著名艺术家秦怡和俞振飞名字的上下左右,我们还能看到王个簃、胡铁生、程十发、徐玉兰、傅全香、王丹凤、乔奇、严顺开、乔榛、向梅等等曾经耳熟能详的名字。

而当时只有21岁、每月工资仅39元的丁祖敏,在捐出三幅作品的同时,还毅然捐出了117元现金——那是他整整三个月的工资。其后,为了填补自己捐出来的这个“亏空”,丁祖敏在食堂里吃了整整两个月的白饭,只打饭不买菜,“实在馋了就喝一碗飘着黄菜叶的免费汤”。

1984年的9月,当多次被沪东造船厂内部评为十佳通讯员的刘向东在报上见到“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倡议之后,立即提笔给厂报《沪东工人报》写信,号召全厂职工捐款。“因为情绪激动,一篇300多字的小文章,只花了不到5分钟时间就写成了。”稿子写毕,刘向东开始摸衣兜翻皮夹,里里外外,角角落落,浑身上下,一共掏出6元钱,和倡议信一并交给了厂报编辑部。“好歹能买几块砖头吧。”他说。在以沪东造船厂为前身的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刊载着刘向东这封倡议信的1984年9月24日《沪东工人报》,至今仍保存完好。虽然由于企业改制,人事变迁,当年全厂的捐款总额已无法查证,但在老龙头捐款纪念碑上捐款千元以上企业名录中,“上海沪东造船厂”赫然在列。

而最具创意和参与规模的捐款,大概来自于上海第一百货。30年前,南京路上大名鼎鼎的上海第一百货拥有全国百货商店中第一部自动扶梯,外地来的旅客把它当作观光地标,本地恋爱男女以此作为约会地点,以至于乘坐时常要排队。如今的第一百货总经理办公室主任张为人介绍,最初是出于安全考虑,当时商场决定以1角钱购买电梯乘用券的方式控制人流,而在保存至今的电梯券上,正反两面分别印着的,正是“爱我中华,修我长城”和“为修长城,捐款留念”的字样。最终,上海第一百货募捐款项接近万元。这也意味着,先后有近十万人次通过这种形式,为修复长城添砖加瓦。

为什么是老龙头?“中央领导同志的题词出来之后,各地踊跃捐款,据说上海捐得最多,当时有长城的省份都在争取。”时任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活动指导委员会主任的王幼辉,如今已年届八旬,正在秦皇岛休养,回忆起当年的情况,很多细节还记忆犹新,“省委就派我带队到上海去做工作,争取把捐款用于老龙头的修复。”“当时我们到处讲,走到哪儿讲到哪儿,讲山海关老龙头的历史意义,讲我们的前期工作。”随王幼辉一道去上海争取捐款的张立辉如是说。71岁的她随子女现居深圳,电话那头,声音响亮,思路清晰,仍不乏当年的闯劲和锐气。

老龙头的历史意义到底在哪里?

“老龙头是明代长城唯一与海交汇的地段,在冷兵器时代,包括老龙头在内,整个山海关长城,从未被外虏攻破侵入。”当谈到老龙头在整个长城的地位和作用时,山海关文保所原所长郭泽民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几个分贝。在老龙头复建过程中,正是他亲手在今老龙头澄海楼南侧南海口关内侧古长城的墙体上,发现了明成化年间“永固”字样长城城砖。作为一位把毕生精力奉献给长城的文保工作者,郭泽民深知“永固”二字背后的分量。

老龙头的兴建,始于抵御外来入侵的实战需要,而上世纪之初,把老龙头古建从这片海滩上悍然毁灭的,也正是外来侵略者的坚船利炮。据文献记载,1900年夏,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之后,继续进犯军事要塞山海关。9月30日,英先头部队乘军舰“倭人号”到达老龙头海域,并向老龙头开炮,清军守将不战而逃。次日,英军占领老龙头炮台和山海关车站。10月2日,各国组成的联合舰队驶抵老龙头登陆,上岸后烧杀劫掠,澄海楼被付之一炬,宁海城楼被毁夷,靖卤台、入海石城也遭到了毁灭性破坏。

这一段长城见证了一个民族的屈辱苦难,也见证了这个民族的奋勇抗争。“长城抗战的第一枪是从山海关打响的。”郭泽民告诉我们,这就是著名的榆关抗战,榆关正是山海关的旧称。

1932年12月8日,日军第八师团炮击山海关城,并集中陆海空三军,从地面、海上、空中向城内发起猛攻。我方坚守城池的59军626团一部,与敌血战三昼夜,在破城之后又展开巷战,最终将士400余人壮烈殉国。

1985年4月23日,王幼辉等在上海衡山宾馆与上海方面签署了《关于沪冀两地联合修复山海关长城的协议》。在尘封已久的档案资料中,我们读到了这样的文本记录:“根据两地目前已具有的财力、人力、物力,在河北省确定的‘修复长城总体规划’的一期工程中,选择山海关长城的‘老龙头’段修复项目,作为联合修复工程……协议签署后,即将上海各界群众捐集的柒拾万元人民币,移交给河北省‘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活动指导委员会,全部款项专款专用于‘老龙头’长城修复工程。”

老龙头的地标性建筑——根据历史档案重新设计修建的澄海楼、根据考古挖掘再现遗址及建筑结构而复建的靖卤台和入海石城等——由此而来。从1985年5月25日一期工程正式破土动工,到1992年6月10日四期工程全面竣工,老龙头历经7个年头,终于重新全面展现在世人面前。工程总耗资1795.3万元,其中社会各界捐资超过150万元人民币。

在山海关脚下的长城博物馆,两件展品令人过目难忘:一张照片——广东东莞退休工人张海山,在得知老龙头复建的消息后,专程赶到山海关工地,义务劳动达月余;一条红领巾——吉林长春平阳街小学五一中队全体同学在“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倡议下,捐款之余,特意把家乡的泥土和这条绣满全体同学名字的红领巾寄到山海关,请工作人员把泥土撒在老龙头的工地上……

虽然,30年白驹过隙,由于历史沿革人事变迁,那些曾以平凡善举共筑长城的人们,或年事已高,或已然离世,或无从查考,就连有明确记录的捐款单位,现存或尚有承续关系的也只剩下一半不到。但,就像那来自关外的黑土早已与长城融为了一体一样,在梳理天南海北的一个个动人故事的过程中,那些或清晰或模糊的当事人,早已在人们心目中汇聚成一个群像。

(本段参考 记者朱艳冰 宋柏松的文章,http://he.people.com.cn/n/2014/0808/c192235-21925416-1.html,http://he.people.com.cn/n/2014/0808/c192235-21925416-2.html。)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长城档案·河北·秦皇岛·山海关·几块现代石碑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