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索桥渡访古(1)古道遗堡 塞内长城

长城随笔 长城 作者 1150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本文作者:王承栋

原载《丝绸之路》

psb

早就听说在平川水泉镇经靖远石门乡,到景泰芦阳镇,自汉代就是丝绸之路要道之一。特别景泰芦阳和靖远石门交界处的索桥古渡口,在明清时一度相当繁华。这里也曾经是大明王朝的最后一项大型的军事工程,于是一直想去探个究竟。终于有机会,在2015年正月初八,和会州拾遗群的几位爱好者相约,前往寻访。

古道遗堡 塞内长城

古丝绸之路分为东、中、西三段,每一段又分为北、中、南 三条线路。而东段又分为北、中、南线,北线则由今宁夏固原、海原进入白银境内,其中有一条路线就是经平川水泉堡、裴家堡到靖远石门,再由索桥渡口过河抵芦 阳镇,然后进入河西走廊。这条道路,大部分非常隐蔽,很是难走,但是当时的最捷径,而我们所选的路线,部分与当年的丝绸之路重合。

由平川新墩沿原109线走出不远,经水泉堡改道往北,就进入前往石门的乡间便道。这条路蜿蜒崎岖,高低不平,一直在群山之间中穿行,宛如行走在河西走廊一般。

前行中,首先看到水泉乡砂流水村以西的三角 古城,不知何时修建。该城较小,依山修筑,城池主体已破坏,仅剩一段残墙,但朝北的瓮城遗迹很是明显。由残存部分的城墙可知,此城系利用黄土和本地砂土夯 筑而成。回来后上网查找资料,发现全国三角古城很多,但是唯独不见此城,看来只有从地方资料搜寻了。东面山上有烽火台遗迹两处,也只可辨别遗迹。

1

2

由于遇到雪天,乡间便道在雪中更加难走,前行的路变得异常艰难。往前走时,群山巍峨,连绵不断。接着,一条东西走向的雄伟山脉出现眼前,远远看见高处的 山梁上有一古城堡,正在疑惑间,前行的车子停了下来,等我们沿着盘山道路近前时,带路的遂人兄告诉我,我们所走的道路是古丝绸之路北线的必经之地,自古又 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留下来的古长城(边墙)、烽火台、古城堡有好几处,现看到的就是分水岭长城和分水岭堡遗址。

古靖远面山背河,地理位 置重要,自汉代就建有城池防卫御敌。明朝建立后,与北元残余势力隔河两相对峙,这里一时成为边塞要戍。而河北蒙元骑兵时有扰攘大明边境,或有大将率轻骑踏 冰渡河,南下抢掠百姓,成为一时之患。为便拒守,明正统二年,设置靖虏卫,修筑城池,成为当时西北地区防御残元势力侵犯建置规模比较大的卫城。据《康熙· 靖远卫志》等资料记载,自明正统建卫以后,朝廷或在原有废弃的古堡上修补,或是择地新筑,并逐代扩建,形成诸多的边塞城堡,分水岭城堡即是其一。

3

据《康熙·靖远卫志》得知,分水岭堡(当地人称荒草关堡)在卫(今靖远县城)东北一百三十里,明万历元年(1573年)建。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 兵粮道袁弘德巡阅靖远卫边塞军事防务到此,见分水岭堡城筑山巅,岭高风大,六月飞雪,寒冷异常,不堪居处,且取水不便,防御亦艰,逐向上奏疏,将城堡改建 至北面地平水便的裴家沟,守防人员随迁裴家堡。当时设防守官一名,统领军丁一百名,所辖沿河边四十里,墩台四座。这一城堡的建立,加强了防御体系,稳定了 靖远边塞防务,使丝路也得以畅通无阻。由此看来,先前的三角古城,或为当时分水城堡的后防保障之地?

站在路边向上看去,只见城墙下虽是农田,但四百多年的城 堡墙有一部分保存较好,而且有一城墩几乎完好,想是内部一定有可观之处。我们冒着风雪,沿着山梁登上古城堡,城内建筑荡然无存,已经成为农田,而城池规模 明晰可辨。行走其间,大雪扑面,冷风逼人,真有高处不胜寒之感,不由慨叹,敬畏当时将士的顽强与英勇。

再仔细观察,这座城堡依山势修建,竟然分为上下二座城 堡,均呈椭园形,且两堡相连,成为独特的连城堡。城堡北有一墩台,残高4米,用黄土和芨芨草隔层夯筑,很是坚固结实。继续攀登,站在墩台,举目四望,整个 山川高低起伏,白雪茫茫,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城堡向西顺着山梁建有一条东西走向的防御性长城(边墙),延绵数百米,直到远处山峰,墙体虽已坍塌,且低洼处 用作公路的通口,被从中截断,但整体遗址清淅可见,险隘犹雄。或许这通口,原本就是关口?如此说去,那里曾经还会建有关楼吧?

4

遥望隘口,联想远古,这段丝路古道上的险要 路段,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实为关内乃至西北一大屏障。当年,这里发生过多少次抵御外敌的战争,发生过多少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大概只有这些古老建 筑知道了。也只有它们,见证着历史的沧桑与时代的变化,让人体悟岁月的悠久深厚和生命的源远流长。

走下城堡,继续北行。此时下山,冰雪铺路,异常艰难,但除了司机,大家热心不减,还沉浸在古堡长城之中。路旁还有裴家堡遗址,哈思吉堡,均一晃而过,只是远观,不及细看。

车出石门,进入长长的峡谷地带,沿着一条极为狭窄崎岖的山道再往前行,两旁的山岭很是险峻,处处给人“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压抑。终于走到一峡口,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一座明显的人工长墙横在眼前。“城墙!”大家不约而同的喊道,接着,迫不及待地跳下车,远奔而去。

5

后来得知,这道峡谷名叫胡麻沟,这里距离前方黄河渡口已经不远,是为明朝时期距河口修造的第二道隘口墙。此段长墙连接东西两山,现存残墙长约120米,高约10米,底宽12米,顶残存宽度3米 多,墙体用依旧用黄土和砂石夯筑而成,和前面的城堡修筑方式很是相似,所不同之处,内层为土筑,外层用石块包裹,显得更为坚固。土墙西侧有一豁口,溪水从 旁流过,东侧亦有一豁口,却是城门塌陷的样子。除去这两处,历经四百多年风雨拍打,墙体基本完好,可见当时建筑之牢固,也可想当时此地防御之重要。再往 北,就到黄河边,可见第一道隘口墙,大概因为河水冲刷,只可见轮廓,不及第二道巍峨显著。

6

燧人兄告诉我们,这里离索桥渡口东岸的直线距离已不远,但是通往渡口的道路车辆无法到达,要沿河岸步行,于是停车,背包徒步,前往索桥渡。

(未完,待续)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索桥渡访古(1)古道遗堡 塞内长城
喜欢 (5)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