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明辽东镇长城及防御考——宽甸六堡

长城论文 huang 71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e5%ad%a4%e5%b1%b1%e6%96%b0%e5%a0%a1

(创筑孤山新堡记,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宽甸新疆六堡,即孤山新堡、新甸堡、宽甸堡、大奠堡、永甸堡、长甸堡。
据《明史•张学颜列传》:“辽阳镇东二百余里旧有孤山堡,巡按御史张铎增置险山五堡,然与辽镇声援不接。都御史王之诰奏设险山参将,辖六堡一十二城,分守叆阳。又以其地不毛,欲移置宽甸,以时绌不果。”又据《明史•李成梁列传》记载:“万历初元时,兵部侍郎汪道昆阅边,成梁献议移建孤山堡于张其哈剌甸(张学颜传作张其哈甸),险山堡于宽甸,沿江新安四堡于长甸、长岭诸处,仍以孤山、险山二参将戍之,可拓地七、八百里,益收耕牧之利。道昆上于朝,报可。”
从上述记载,我们可以看出,辽东镇之东“三百余里旧有孤山堡”,由巡按御史张铎增置险山五堡。后因其地距辽东镇较远,“声援不接”,由都御史王之诰奏设险山参将,辖六堡一十二城,分守叆阳。至万历初元时,兵部侍郎汪道昆阅边,李成梁献议,移孤山堡于张其哈剌甸,移险山堡于宽甸,移沿江堡于长甸,移新安堡于长岭(即新甸堡),移东宁堡于双堆儿(即永甸堡),移旧大甸堡于大奠堡(即今坦甸),这就是所谓宽甸新疆六堡,也就是所说的“新疆八百里”之地。现将新疆六堡分述于下:
(1)孤山新堡城
孤巾新堡城的位置,不是在上述文献记载的张其哈剌甸,而在今太子河上游的东岸,地名叫西山的位置。按文献记载,新设六堡中,第一堡原叫张其哈剌甸堡。张学颜传称张其哈甸,熊廷弼文集称其为张其哈剌甸子,修孤山新堡碑(碑文附于后)也称张其哈剌甸子。然而实际上不叫张其哈剌甸堡,叫孤山新堡。因张其哈剌甸地当“虏冲”,“委清河守备王惟屏筑堡移兵,惟屏畏虏惮劳,伪称不便,”所以未在原议地方张其哈剌甸建堡,而把堡城建在今本溪县兰河峪公社新城子大队地方(即孤山新堡城所在地),与原议建堡城于张其哈剌甸堡地方尚差10公里路程。因而新疆六堡,根据实际调查,第一堡,叫孤山新堡。该堡位于太子河上游东岸,地名西山。城址现在尚存,近方形,系土筑,内外用砖包砌。城墙东西长300米,南北长320米。南城墙设一门。城四角均有凸出墙外的角城台与城相连接。城东北角台高4米,每边各长9米,城墙高3米。
南门外有瓮城,作半圆形,直径30米,门宽7米。城内有以南门为轴的干道,在干道两侧还开辟了东、西路,形成了十字街。居住区在城内的北部,遗址中有生活用井一眼(建城碑谓二眼),城北墙的遗址,按其它堡城的建制应是上帝庙位置,城南一小河(太子河的支流),东、西、北三面以高山为屏障,瞭望台建于东部的高山之上。城中尚保存了一座建城碑。碑为石质板岩,碑作笏头碣式,通高2.18米,宽0.83米,厚0.15米。碑座石质为花岗岩,高0.48米,宽0.8米。碑首与碑身连结在一起,在碑首的篆额天宫中,篆书“创筑孤山新堡记”。碑文中叙述了建堡经过(碑铭附后)。碑阴刻楷书二十一行。碑阴文字大部分为“石花”所掩盖,能看见的有“委官……”等字样。在碑的边缘有阴刻的卷草花纹。
堡城北有该村建立的小学校,校址是万历三十四年建立的明安寺旧址。庙址清晰,并还保存了该寺一座残碑,花岗岩石质。碑文中与堡有关的文字有“总镇标下右事官署孤山堡事定辽前卫□事署所镇抚张懋”字样,另有建寺碑捐资人姓名。由此得知孤山堡属辽东镇定辽前卫所辖,驻堡“官长”不是“百部”,而是“镇抚”。这是万历三十五年的事。
《明史》中所说张其哈剌甸堡在何处?乃历史悬案。例如《辽宁史迹资料•宽甸六堡古城遗址》说“赫甸当系张其哈剌甸子”。通过这次考察和“孤山新堡碑”的发现,知道了张其哈剌甸堡并未建成,因当时建堡“委官”王惟屏,“畏虏惮劳”,而建立了孤山新堡城。
为了更明确这一事件和张其哈剌甸具体位置。我作了进一步的考察,张其哈剌甸之名现已不复存在。其考察依据:
1)按《创筑孤山新堡记》中所记:“旧孤山堡沿河东北三十里,地名张其哈剌甸子”。根据考察旧孤山壁的结果,张其哈剌甸原在今本溪县兰河峪公社孤山堡,其附近有太子河,就是碑中所说“沿河”的河流名称。据此张其哈剌甸子应在沿太子河东去15公里地方。
2)熊廷弼在万历三十七年巡按辽东时,曾到过张其哈剌甸。在他的《熊襄愍公集》中有这样的记载:“初入口仅并骑,渐入渐宽,周围数十里,中坦,而四面皆巉岩峭壁。”“方大雪,夜宿围帐,与卫士吃酒烧獐兔为佐,复射猎于山谷中。”并作诗助兴:“十年射虎心犹壮,今日烧羊酒正醺;雪地何妨中夜饮,竖儒谩笑当将军。”说明熊廷弼确到过张其哈剌甸。
3)据《全边略记》卷十记载:“孤山之张其哈剌甸子(此书如此称谓),西北接碱场三十里,东南接叆阳五十里。”据以上记载,从孤山堡出发沿太子河东上,经南营房,至东营房公社的湖里大队,这里是太子河峡谷隘口,山岩峭壁环抱于四周,中有一平坦甸子,地形与熊廷弼所记地形基本相似。甸子南北长约1公里,东西长约2.5公里。甸子东北部有一山口,很狭窄,仅能通骑。据当地人说,西至新城子大队(即孤山新堡)10公里,北距碱场15公里,南至叆阳25公里。这个里程与上述文献记载也相似,因之推测县地为张其哈剌甸。总之,历史上的悬案已经初步解决。从新开岭向南尚有烽台遗址三处。这很可能就是万历三年所修筑的“歹讲、红不崖、南河、金口”等台中的三座。这里长城建于东山边冲之上,向南至挂瓢岭、木栅栏等地。
[附]创筑孤山新堡记
旧孤山堡沿河东北三十里地名张其哈喇佃子系东胡分犯要路万历元年阅视兵部侍/郎歙县汪公道昆访地方兴革事宜镇守都督李公议当移孤山堡于此地以扼虏冲既奏/允旨委清河守备王惟屏筑堡移兵惟畏惮劳伪呈不便在旧堡东北十里建今堡给于万/历二年五月十一日终于万历三年八月三十日城高连垛口二丈五尺底厚二丈收项一/丈周围三百六十丈门角敌台九座俱用砖石包砌内穿井二眼公馆厅房一十三间守堡/官住宅并军士营房一百七十三间迁孤山旧堡官军一百七十三员名于内每官给田一百亩军五十亩沿边建了守台五座共用过折支盐菜廪粮犒赏银七百七十两零米六百/一十石零堡成之日易以今名余以事峻奏报/朝廷命左中丞长治郜公光先委天津兵宪代州安君嘉善覆实因有违原议坐惟屏以罪而/各官俱不与赏然堡在西山之间视旧堡据守为易因识始末俾守土者勿坠前功/
万历四年岁次丙子月日
钦差巡抚辽东地方兼赞理军务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肥乡张学颜撰
钦差征虏前将军镇守辽东地方总兵官太子太保右都督府左都督铁岭李成梁
钦差巡按山东监察御史魏县郭思
代州赵允升
钦差分守辽海东宁道兼理边屯田山东按察司副使兼参议闻喜翟绣裳
钦差总理辽东粮储兼理屯种户部郎中大名张崇功
钦差驻扎辽阳副总兵三万卫曹簠
广宁卫傅廷勋
清河游击兼守备事武举指挥王惟屏
委官原守备武举辽阳李尚允
(2)新甸堡与西山城子
新甸堡城位于辽宁省宽甸县青犄山公社赫甸大队所在地。其地有城,称赫甸子城。其东至宽甸约12.5公里,南至大甸子约30公里。城为方形,每边长237米。城墙原用砖石包砌,外墙用石包砌部分几乎达到墙顶,但因墙顶上还要修“垛口墙”和“宇墙”,所以当有一定的高度修砖墙。在城的四角及中部皆有城台之建置。南城墙设一门,外有瓮城,已拆除。城高9米,城砖规格长38、宽17、厚9厘米。该城的建筑规模和形制与孤山新堡城完全一致,可见是按统一制度而修建的。建城的年代应是明代万历年间。
为什么说该堡为新甸堡城呢?根据是在宽甸南调查大奠堡时,曾发现一座万历四年建大奠堡碑,上面记载着:“北至新奠堡八十里”。从方向、里程上看,与调查情况基本一致。另外在该村学校台阶石中发现了一块残碑,残存“……守新奠堡□辽中卫指挥□□事□□□李方良”等字样。这就更进一步证明其地为新奠(后来称“奠”为“佃”或为“甸”)堡了。
在堡的西山尚有一山城,城位于宽甸县灌水公社高台子第七生产队城子山的南部。这就是西北接叆阳,东南接新甸堡的中间“营寨”。城子山北部尚有一“东西接应”的路台(就是所说的高台子)。北向望去是险峻的高山,南看却是一片有屏障的平坦地方。城建于此处,其北部就是利用城子山作险山墙。该城东西各建石墙,城呈方形。城四边城墙各长200米,基宽4.2米,高1.7米。在南城墙中间设一门,宽2米。门的东侧有一“敌台”。
(3)宽甸堡城
宽甸堡城位于宽甸县县城所在地。城略为方形,有东、西、南三门,北门是后开辟的。城墙大部分被拆除,就土基测量,东、西墙各长900米,南墙长1100米。北墙长1100米。城基宽6.2米,上顶宽4.2米,宇墙、垛口墙全部无存。墙后由凝灰岩大石块包砌而成,石缝间完全用“灰汁”灌注。墙高4.2米。墙顶部尚存建城时的残砖,其规格为长39、宽18、厚9厘米。南门外尚有瓮城残迹,直径20米。在今县委办公室前还发现了东门门额一方,长1.23米、宽0.48米、厚0.12米,横镌“保厘”两个大字,下款“万历四十二年十月吉日立”。石门额边刻有0.09米宽的卷草花纹饰。
按《熊襄愍公集•修边举劾疏》记载:曾在“开原南、抚顺、清河、叆阳、宽甸”建四市场。此城被建州人称之为宽甸关。
该堡修建年代,据《明史•李成梁列传》记载:“当万历初之时,兵部侍郎汪道昆阅边,成梁献议移建孤山堡于张其哈剌佃,险山堡于宽甸……道昆上于朝,报可。”由此推定宽甸堡城为明万历初年所建。从险山堡移过来后,不称险山,而称该地原来名称,所以叫宽甸堡。
这里的历史比较悠久,早属燕秦之地。文物工作者曾在宽甸县北太平哨公社挂房大队发现了燕国刀币、短剑及秦戈等文物。这些文物现都存于丹东纪念馆。
(4)大甸堡城
大甸堡城,亦称大奠堡城,位于今宽甸县南12.5公里永甸公社坦甸大队所在地。城虽已拆除,城墙址尚存。城呈长方形,南北墙长350米,东西墙长275米(从墙中计算)。原城为砖包砌,现在砖已全部被拆除,仅有土墙。残高2.5米。城四角各建有角城台,现东南角城台还比较完整。在城中,今学校的东侧,现存有《创筑大奠堡记》碑一座。碑身为石质板岩,碑座为花岗岩。碑的形式作笏头碣式。圆形的碑首与碑身连接在一起。碑头高0.34米,在篆额天宫中有篆书“创筑大奠堡记”六字。碑身高1.6米。楷书碑文二十四行,记载了建堡经过、城建规模、屯田制度、兵营官署等项内容,并明确记载了该堡创建的年代为万历四年。它为研究宽甸六堡提供了珍贵的材料(碑文附后)。
从碑文知道六甸堡原名叫“散等”。碑文曰:“旧大佃子堡境外一百二十里,地名散等”。
关于旧大甸子堡,据《神宗实录》记载:“将孤山堡军移驻张其哈剌甸子,险山参将部军移驻宽甸子,江沿台备御部军移驻长岭,大甸子军移驻建散”(《创筑大奠堡记》碑中有“散等”名称)。旧大甸子的提法是因为大甸子军移到建散,而仍称“大甸子”。旧大甸子何时建立的,又在何处呢?在嘉靖四十二年建立险山堡参将时,考虑的是军事的需要,当时供应军粮要到岫岩西南75公里的黄古岛及辽阳南55公里的甜水站驮运,运转很不方便,遂决定就地屯种。按《全辽志》卷五《艺文志上》李辅《补议经略东方未尽事宜以安边防疏》:“照得险山地方万山丛合……沙石相半,求得可耕之地百无一二,……臣东巡至彼,众军各将前情口告,及称离堡东边三十里之外,有一地方名为大甸子,地形平坦,土膏肥沃,乞要分军于彼屯种。”这里提出的大甸堡,地点在险山堡(今凤城大堡公社土城子)东15公里,相当于今宽甸县杨木川公社土城子所在地。因此推断,旧大甸子在杨木川公社的土城子。
[附]
创筑大奠堡记
旧大佃子堡境外一百二十里地石散等系东胡分犯要路万历元年阅视兵部侍即歙县汪公道/昆访地方兴革事宜镇守都督李公议当移大佃子堡于此地以扼虏冲既奉/允旨时虏酋环窥流言载道都督先赴定立堡基余复往巡视见山川形胜足为保障因条奏便宜数事/分责各官修筑始于万历三年三月初十日终于本年十月二十日城高连垛口二丈五尺底厚二/丈收顶一丈周围四百三十丈门角敌台一十二座俱用砖石包砌内穿井六眼公馆三所厅房三/十一间军士营房四百八十六间仓房四间迁大佃子堡官军四百四十四员名于内每官给田一/百亩军五十亩沿边建了守台八座共用过折支盐菜廪粮犒赏银一千一十七两零米一百四十/石五斗堡成之日易以今名东南至永旬长奠二堡俱六十里北至新奠堡八十里西至险山旧堡/六十里据险设防夷酋因而远徙不敢入犯余以事竣奏报/朝廷命左中丞长治郜公光先委天津宪副代州安君嘉善覆实各官蒙/钦赏有差是役也建议者都督按察者侍御魏县郭公思极代州赵公允升监督者副使翟君绣裳给饷/者郎中张君崇功任劳终事者副总兵傅廷勋与原任备御华本实也因识始末以见拓地之难但/望后之相继者益加慎固勿堕前功/
万历四年岁次丙子/
钦差巡抚辽东地方兼赞理军务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肥乡张学颜撰/
钦差镇虏前将军镇守辽东地方总兵官太子太保左军都督府左都督铁岭李成梁
钦差巡按山东监察御史魏县郭思极
代州赵允升
钦差分守辽海东宁道兼理边备屯田山东按察司副史兼参议闻喜翟绣裳
钦差驻扎辽东粮储兼理屯种户部郎中大名张崇功
钦差分守辽东宽甸等处地方副总兵仍管参将兼署都指挥三万卫傅廷勋
钦差驻扎辽阳地方总兵锦州卫杨腾三万卫曹簠
江沿台备御武举指挥广宁卫徐国□铁岭卫刘余昌
委官原备御指挥东宁卫华本实
(5)永甸堡城
永甸堡城的位置,在今宽甸县永甸公社所在地。城已大部被拆毁,仅南墙尚保存原建形迹,城略呈方形,东、西墙各长380米(从墙外皮计算),南、北墙各长400米,高4.1米。城四角各有角城台,用砖石包砌而成,用石部分较多,墙心系采用当地沙土筑成,沙土非常松散,包砌的石块已被拆除,沙土墙很快就颓落了。角城台宽9米,高4米。建城砖的规格,与一般明城砖规格一致。
永甸堡属于李成梁议建的六堡之一。按《创筑大奠堡记》记载:“东南至永甸、长甸二堡,俱六十里。”此地的方向、位置及里程与实地勘察基本一致。据《宽甸县志》记载:“永甸城有石碑载万历四十八年都督李士龙督工”。这记载当是重修永甸堡的年代,初建年代应在万历初年。

(6)长甸堡城
长甸堡城位于宽甸县长甸公社所在地。长甸堡,也叫长奠堡。城已被拆除,城址在今长凤路(长甸堡至凤城铁路沿线)长甸车站东侧。城为长方形,北墙西端靠水塔,残长300米,东墙长约400米,西墙已无,南城墙设一门。墙基宽6米,残高1.8米。从遗迹观察,城墙用砖包砌而成。砖的规格长0.37、宽0.17、厚0.09厘米。据宽甸县档案馆资料记录,“门有面额,上刻‘长奠堡’三个大字,下款刻‘明万历三年十月朔日’等字祥”。又据《宽甸县志》记载:“长甸堡,南门曰长奠堡”。《明史》卷二百二十二《张学颜传》记载:“万历初,李成梁议移孤山堡于张其哈剌甸,移险山五堡于宽甸、长甸、双墩、长岭、散等”。《明史》记载与上述情况完全符合,可见长甸堡即明万历初的长佃堡了。
该堡城的建堡年代,也就是万历三年(1575年)。
在长甸堡东山上尚有边台遗迹,东南接鸭绿江的江义子拉古哨,登山可望拉古哨之水正在东山的东北部。
长甸堡是新疆六堡东端第一边堡。它的东山边台就是新疆长城的东端起点。这段新疆长城,从东营房西碱场山起,经新开岭,向西经挂瓢岭,再向南至叆阳,向东南经灌水龙爪山(险山)、青椅山(险山),再转向东北至宽甸东门外孤山台,再转向东南,沿大甸子东山墩台至永甸东山,再向东南至长甸堡的东山台,与鸭绿江相接。
在长甸堡东南还有苏甸子城,它相当于江沿台东南的水军营“镇江堡”。
(7)新疆六堡余记
根据实际调查,已把新疆六堡的位置确定下来了。然对照一下文献中有关初议迁堡的记载,还有一些问题需要作进一步的研究。如《明史•张学颜传》所记,“万历初李成梁议移孤山堡于张其哈甸,移险山五堡于宽甸、长甸、双墩,长岭,散等”。除孤山堡移新孤山堡外,险山五堡究竟有哪五堡?又《明史•李成梁传》所记,“当万历初元时,兵部侍郎汪道昆阅边,成梁献议移建孤山于张其哈剌佃,险山堡于宽甸,沿江新安四堡于长佃、长岭诸处。”这沿江四堡指哪四堡?新堡和旧堡的名称位置又如何呢?下面根据考察情况谈些看法:
1)《张学颜传》所记移险山五堡应该是新安堡、险山堡、宁东堡、江沿台堡、旧大甸子堡。依据《全辽志》卷二《边防志》记载,险山是参将地方,全称是“险山参将地方”。其下辖赛马吉堡、叆阳堡、新安堡、险山堡、宁东堡、江沿台堡等六堡。但其中赛马吉堡、叆阳堡未动迁,当时只迁四堡,而实际是五堡,因险山堡之外还有险山参将下辖的屯田堡,即大甸子堡,也一同迁到所谓新疆之内了。这就是《张学颜传》中所说的“移险山五堡”。
2)《明史•李成梁传》中所说的“沿江四堡”是:新安堡、宁东堡、大甸子堡、江沿台堡。“险山堡”在传中已经明确指出移险山堡于宽甸堡,参考上述第一条的论述,五堡中除掉“险山堡”,剩下还有四堡,即新安、宁东、大甸子、江沿台等四堡。为什么称沿江四堡呢?因四堡都位于叆江(今称叆河)附近,故称。
3)新堡与旧堡前后的位置以及新堡地点名称,据《张学颜传》中所说,“移险山五堡于宽甸、长甸、双墩、长岭、散等”,也需要作进一步的说明。
据实地勘察险山堡在宽甸,旧大甸堡在“散等”(即大奠堡),今江沿台堡在长甸堡;宁东堡移至双墩儿,即永甸堡;新安堡移至长岭,即新名新甸堡。上述主要根据是明《神宗实录》的记载:“将孤山堡军移驻张其哈甸,险山参将部军移驻宽甸子,江沿台备御部军移驻长甸子,宁东军移驻双墩儿,新安军移驻长岭,大甸子军移驻建散”。另外根据驻军从旧边防迁到新边防后,其互相策应的关系未变,仍按原来的次序驻防。如“江沿台堡”,原来就是东部第一堡,迁到新防后的长佃堡地方仍是东起第一堡。对照原来的位置顺序排列下去是,长甸堡、永甸堡、大奠堡(其地有建堡碑,记载其从旧大甸堡迁来)、宽甸堡、新甸堡。
关于张其哈剌甸子堡位置经过调查,在东营坊西几公里的湖里地方。

作者:刘谦

转载自:http://tieba.baidu.com/p/1116011820

【编者注】

本文搜集自网站。文中所提“新疆”并不是我们平时所认为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代称,而是明代在东北拓边所占有的新的、直接管理控制区域。六堡的设立之时,正是明清交替的肇端之际。现在对这一段历史的研究,仍有不足之处。转载本文于此,冀望得到刘先生等更多学者对这一段的关注,真正摸到中国历史发展的脉动规律。

本文转载未经许可,若不允许转载,辛苦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以消除影响。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明辽东镇长城及防御考——宽甸六堡
喜欢 (0)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