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我和罗哲文先生的故事

长城亲友 wu 575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我第一次与罗哲文先生“相识”是1986年,在英国伦敦,具体地说是在大英博物馆对面的狭窄巷子里的一个不起眼的书店里。一本《万里长城》上面署名罗哲文的英文版画册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罗先生主编的这本画册,文字儒雅,图片精彩;无论从文物角度还是学术角度,对我进入“长城领域”,以及作为我后半生的研究学科,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6

这本书现在与其他有关长城的书籍一道,摆放在我书架明显的位置上。这是中国向西方介绍长城的学术研究成果的最初的、不多的英文版画册。当时我买下这本画册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在日后会亲自见到罗先生;更没有想到,我还时时处处得到他的指导和点拨。

我第一次见到罗先生本人,是在1995年。那时,BBC的一档电视节目的制片人将我俩召集到一起,谈论有关长城的话题。我先谈自己是如何与长城结缘的,主要谈我1987年初来乍到,探险长城的经历;罗先生讲述长城的历史和向世界展示长城的意义。罗先生那时已经70出头,但行动非常敏捷,步履矫健地在黄花城上一走就是几公里。

BBC的摄制组的人都被他这种“精气神”所感染。我们一起造访长城敌楼,研究长城石碑,一起在杂草丛生的马道上趟路。他尊尊教诲:“长城看得越多,理解她才能越深”。这就是我这些年来研究长城的座右铭。

1998年,我组织了第一个“登长城捡垃圾”的活动。我们带领100个中外志愿者和20几个媒体人。这个活动从各个角度看都十分成功。当然,首先我们清除了金山岭上的垃圾;各大报刊都在头版刊登了这一消息。然而,最为成功的是我们获得了像罗先生这样的老专家的参与和支持。他不但谈论长城的保护,而且亲身投入其中。他身着印有“除了照片什么都不要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留下”的文化衫,一副劳动手套,肩扛一个垃圾袋…那天,他不仅是我们的顾问,而且是“国际长城之友”协会雏形的领头人。

我妻子吴琪和两个儿子杰米和汤米,时常去拜访罗先生。他住在安定门附近的一个简朴的居所里。从2004年起,我开始收集长城老照片,按图索骥,重摄长城。罗先生给予了全力的支持。他不仅帮助我辨别老照片的拍摄地点和拍摄位置,还打电话给他在长城沿线的朋友和同事来帮助我;他还提供自己在做梁思成先生学生时候去古北口拍摄的长城照片。如果说“万里长城百年回望”项目是成功的话,很大程度上应当归功于罗先生对长城的激情和对我们不懈的支持。

罗先生离开了我们,我和妻子吴琪获悉这一噩耗时,深感悲痛。中国的万里长城和很多其它宝贵的遗产,失去了一个文物保护的提倡者和实践者。同时也觉得我们得到过罗先生的智慧、善良和支持的确是一大幸事。他是我所结识的、过着有质量的生活的榜样。很多人只是考虑他们的寿命有多长,而罗先生考虑的是活着的质量有多高。每次想与他通电话,他不是出差,就是开会。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2011年秋天,那是我刚从蒙古国探险,寻找中国境外的长城归来。

罗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他像年轻人一样的精神总是激励着我们这些热爱中国历史和文化,愿意将薪火传递下去的人。我能与罗先生这样一个伟人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深感荣幸,他的音容笑貌和博才多识永远激励着我。

(本文作者:威廉·林赛,图文均来自林赛一家子,原题:我曾经和罗老一起造访长城敌楼,研究长城石碑,一起在杂草丛生的马道上趟路)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我和罗哲文先生的故事
喜欢 (2)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