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再谈野长城与残长城

一言堂 huang 493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e6%9d%a8%e7%90%86%e5%85%88%e7%94%9f

(杨理先生摄)

2015年,我曾经写过一个小短札,对残长城与水长城进行了一些简要介绍,其中特别强调了威廉·林赛先生为这种类型的长城命名为“wild Great Wall”。其实,长城是不必分家、野,也不分残、全的。

但为什么威廉·林赛先生提出“wild Great Wall”的概念提出之后,迅速被中国多数长城热爱者援引并使用,甚至有替代此前用“残长城”来指代的趋势呢?时至今日,当我开始反思,为什么我对“野长城”的喜爱超越“残长城”时,我很明确:

野长城,“野”相对“家”而言,能激起更多人对长城的主动守护意识,尤其是那些尚未进行太多规划与管理的长城区段。

残长城,“残”相对“全”而言,很容易因为大家热爱长城,求全责备之时,将各种呵责施加于长城和用心保护长城的人们,更有可能因为操之过急、处置不当,对原本已经具有一定损坏程度的长城区段进行二次破坏。

左右权衡,终究觉得“野”比“残”更好一些,更利于长城的保护与宣传一些吧。

这些天,有长辈看到小黄写于2015年文章,提出此问。在当时并未将这一层考虑说得那么清楚,因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以免有指手画脚之嫌。但想来,既然写了,不妨直接将我这样一个老百姓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公诸于众,对长城保护或许也有些许助益?

黄益

谨记于2016年12月4日


长城时光,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再谈野长城与残长城
喜欢 (1)or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