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一点思考、一份思绪,用短短的文字写出来,表达当时的一份心情。随手而写,随笔而记,现在看来或许只是一时的心情,长了久了,或许就成了一个故事……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53)精致的小石雷 24小时内最新

本文作者:王英之先生 六眼楼废墟下清理出来的小石雷,说它小是指它比在板厂峪其他敌楼里发现的石雷小,不仅个头小,而且精致,大约有十来个比较完整。 有趣的是,它们一窝一窝的,不知道为什么? 据不完全资料,在长城不同地段也发现过石雷:一,在北京昌平长城有旅友在乱石堆里意外发现两枚石雷,其中有一枚较完整,圆柱状,高24厘米,直径18厘米,重15公斤,内空留有三块铁……继续阅读 »

长城 作者 10小时前 193浏览 0评论 2个赞

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2)塞上弯弓

(杨奕绘) 延安——宝塔山、延河水,在当下是以中国革命圣地的形象让人铭记于心的。 在此之前的两三个世纪的时光里,它其实已经悄悄地远离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在陕北延绥一线的黄土高原上,独自领受着边郡寂寞的陪伴和朔风无情的梳理。 无怪抗日战争刚结束,国民党空军一位驾驶B—24轰炸机毅然投奔陕北根据地的飞行员,竟是依据自己看过的《隋唐演义》中“闹延安”的故事讲述,估……继续阅读 »

杨, 奕 5天前 404浏览 0评论 2个赞

傅鹏飞:如何看待与取向李生程的“陕北长城博物馆”?

长城是陕北的,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2017年8月6日,我怀着期待和仰望的心情,踏进了李生成先生的“陕北长城博物馆”。驻足凝视一排排陈列有序的长城实物和图片,就是一个与历史文化对话的过程;聆听李生程先生对长城事相的讲解,就是我的心房时时被叩击的过程;跟随李生程先生对定边境内长城“五里敦”的实地考察,就是一位专家对学生讲授实验课的过程。 (作者与李生程先生……继续阅读 »

huang 2周前 (08-09) 75浏览 0评论 1个赞

黄益:山海关那段“被孟姜女哭倒的城墙”不再倒了!

在我给中学同学讲述《孟姜女哭长城》的时候,为了引起同学们的兴趣,曾经给他们抛出一个事实:在山海关,还真有一段长城,这里每次修好,空不了多久就会垮掉。 同学们很惊讶,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 这是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时发生的事。当时,山海关长城有一段长城墙体修了三次倒了三次,让人不禁联想起孟姜女,以及那段被人哭倒的长城。然而,事情真的就那么邪门,只有那一……继续阅读 »

huang 1个月前 (07-13) 21浏览 0评论 0个赞

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4)榆镇狼烟

黄河在流经宁夏中宁后,转而向北、再向东、再向南转了一个千里大弯儿,把一块儿不宜耕种的毛乌素沙漠也圈在了里边。 在中原农民的眼里,黄河这口小肚大的圈儿实在像个“套”,而套在其中的这块儿土地就习惯地被称之为“河套”。 而在蒙古牧民眼里,这是一块儿人烟稀少的牧放之地,进入其中的多为鄂尔多斯部的蒙古人,于是这儿就被叫做“鄂尔多斯”——它是蒙古语“不毛之地”的意思。……继续阅读 »

杨, 奕 2个月前 (07-07) 469浏览 0评论 4个赞

速写长城·沙场著风流(3)雁代忠魂

北岳恒山——一个气贯长虹的名字! 它横艮在华北大地,像一堵伟岸的万仞高墙,遮蔽在晋北的半天之上。在它绵延百里的身影中,有雁门关、宁武关、阳方口、平型关等孔道。 在进山的第一座牌坊上,赫然书写“晋燕藩屏”四个大字。 ——是的,没有哪座名山之上遍布城垣要塞,紧系中原安危。 恒山之上是万里长城。长城上的隘口、要塞首推雁门。 据说飞越雁门高阙的大雁在这里也要三旋而……继续阅读 »

杨, 奕 2个月前 (07-05) 315浏览 0评论 2个赞

黄益:熟读经史,再谈长城

前些日子与一位长辈聊天,当他听说我已经研究了七年长城,劝我退出来,认为长城研究入进去出不来,很不合适。我很开心听到长辈的这一声劝,并明确告诉长辈:两年前,我已经去留随意,并且开始搭梯子,期望能够让更多现在长城研究这个“坑”里的朋友们也能来去自如。然而,直到今天,我答应着朋友们将来会写长城,却又总是没有提笔去写。为什么?因为,现在的我,围绕长城研究要写几十万字……继续阅读 »

huang 2个月前 (07-04) 40浏览 0评论 0个赞

张依萌:跨越文明的握手:万里长城与哈德良长城

2017年,英国哈德良长城遗产委员会主席汉姆弗雷·维尔菲尔第一次来到中国。笔者作为中国长城保护研究机构的代表,与维尔菲尔共同登上八达岭长城。年逾七旬的他如孩子般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与兴奋,每走到一处有特点的遗迹,都好奇地询问关于长城历史和保护管理工作的问题。他拿起相机,边拍照边重复着:“太伟大了”“太漂亮了”“我要给我的孙子看照片”。维尔菲尔甚至半戏谑地说:“……继续阅读 »

huang 2个月前 (06-21) 56浏览 0评论 0个赞

黄益:熟读经史,再谈长城

前些日子与一位长辈聊天,当他听说我已经研究了七年长城,劝我退出来,认为长城研究入进去出不来,很不合适。我很开心听到长辈的这一声劝,并明确告诉长辈:两年前,我已经去留随意,并且开始搭梯子,期望能够让更多现在长城研究这个“坑”里的朋友们也能来去自如。然而,直到今天,我答应着朋友们将来会写长城,却又总是没有提笔去写。为什么?因为,现在的我,围绕长城研究要写几十万字……继续阅读 »

huang 2个月前 (06-21) 44浏览 0评论 0个赞

威廉·林赛:匈奴人长啥样?来这里看看?

  在我看来,一件文物的历史价值在它能够让不同时代的人们通过它交流对话。这件匈奴人面青铜革带装饰物无疑实现了它的价值。        在几百件青铜器展品中,这件看似不起眼的装饰物,却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一独特的物件是额德内楚伦先生从1996年至2011年在全蒙古范围内收集的个人藏品之一。近期才在距离蒙古国乌兰巴托市以东约50公里处的成吉思汗塑像博物馆展出。 ……继续阅读 »

wu 2个月前 (06-15) 174浏览 0评论 0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