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城时光”公益网站欢迎您的到来,我的朋友!
  • “长城时光”上所有的内容围绕长城和长城文化展开,期待您的投稿!
  • "长城时光"得到了成大林、杨奕、威廉·林赛、董耀会、杨理、王一舰、张俊、张依萌等诸多长辈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们由衷感谢!
  • 如果您觉得这个网站不错,欢迎您常来坐坐!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 欢迎加入我们!辛苦联系bnusimply@126.com

长城品茗
在轻松自如的氛围中,用文字交流自己与长城的点点感受,或许,在您的眼睛穿过字里行间时,能看到一颗颗心脏的跳跃,为长城而跳跃……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2)步步生莲

今年10月23日到12月20日,在北京的孔庙及国子监有一不同凡响的图片展览。题目是《万里长城,百年回望》,是由北京市文物局和国际长城之友协会共同举办。 不同凡响的是,此次展览的大多数照片都是由名字叫威廉的两个外国人拍摄的。一个是美国人威廉·盖格,另一个是英国人威廉·林赛。老威廉·盖格于1908年完成了徒步走完长城壮举,拍摄了大量的长城照片。小威廉·林赛于1……继续阅读 »

长城 作者 4个月前 (12-23) 696浏览 0评论 1个赞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3)老虎吃羊

(杨理先生摄) “老虎吃羊”是个游戏,据老乡说这玩意儿世世代代流行于蓟东长城沿线。 “老虎吃羊”简单易行,无论什么地方,有一尺见方之地,就可以画下棋盘,捡几个小石头子儿或者树棍、草杆什么的做棋子,两个人就可以开战,最后无子者输,子多者胜。老百姓聪明地叫“老虎吃羊”,玩法多样,趣味十足,大人孩子都喜欢。 据说早年长城兵将,易砖为盘,借此消磨漫漫天光,是最受欢……继续阅读 »

长城 作者 4个月前 (12-22) 535浏览 0评论 2个赞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47)梦幻前生六眼楼

公元2013年11月6日。 这一天,正值北方11月小雪天气,阴风怒号,北岭的树涛狂野地呼啸,掩盖了一切生命的叹息。燕山余脉任旱风肆疟,风儿只在长城脚下呜咽。 本来这是蓟东长城沿线一个普普通通的冬日。但是对六眼楼来说却是一个重生的开端。 板厂峪古大安口上,几近荒凉的现场上,一队来自板厂峪村的村民扛着鉄锹镐头,在板厂峪村长、长城后裔许国华带领下汇集在这里,开始……继续阅读 »

长城 作者 4个月前 (12-21) 757浏览 0评论 1个赞

【书评长城】王兴通:真诚相待,人间处处有“安答” ——读《南荣家的越》

作为独生子女,最羡慕的就是有兄弟姐妹的人。 有三两个兄弟却遍及世界各地的,最羡慕身边总有一群自己的兄弟姐妹,随时随地遇到事情都会有人帮衬。 然而,这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以偿拥有这些。比如,我和我的很多同学。因为,我们是在国家放开二胎政策之前成长起来的一代。 当你身陷险地时,有谁会来帮? 当你走投无路时,有谁可以靠? 当你真心付与时,有谁愿意给予相应的回报……继续阅读 »

wangxt 4个月前 (12-20) 224浏览 0评论 2个赞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51)残碑碎语

清理废墟是个体力活。 2013年,上级决定修复244号敌楼,11月6日板厂峪出民工清理244号楼周围地基,他们气喘吁吁爬上大安口时,一阵凛冽的北风穿长城而过,兜鼻子盖脸毫不客气,但民工的锹镐还是触动了或许尘封了几百年的残砖败瓦,惊醒了沉睡半个世纪的山神。 这段长城东西走向,沿着山脊一直向东再一百公里可达明长城的尽头——山海关。向西二十公里与义院口长……继续阅读 »

长城 作者 4个月前 (12-18) 1204浏览 1评论 0个赞

【语音长城】知止读书会《论语》线上讲读

各位读友: “知止”线上《论语》讲读自2016年11月23日(周三)起航,历约两载,初成于2018年10月3日(周三),终成于2018年12月12日(周三)杨家刚博士的补讲完毕。 来自中国社科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等全国诸多高校的50余位讲读老师,以接力的方式,先后在“知止”微信大群针对《论语》全书公益性地串讲了511场……继续阅读 »

huang 4个月前 (12-18) 1843浏览 0评论 7个赞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15)盘雕曲

(望京楼,杨理先生摄) 本文作者:王英之 顺着东沟北上,迎面屏立一条东西走向的大岭,百里方圆的人们都叫它鸡冠山,山顶巨岩嶙峋,石柱排空,长城踞巅,岌岌可危。这里历来空山含翠,人迹罕至,常见只有一只“百年老雕”盘踞其上,山狍野鹿常常被凌空叼起,为之家族果腹,连放羊人都惟恐避之不及,视为绝地。 然而,也有不听邪的。 许家楼的楼军后裔许大国小时候就敢徒手攀岭,壁……继续阅读 »

长城 作者 4个月前 (12-18) 734浏览 0评论 0个赞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19)玛人沟里征夫泪

(杨理先生摄) 本文作者:王英之 板厂峪北边垃子山里侧,有一条直接通向峰脊的山沟,虽说相对其他几条山沟坡度较缓,也有70度以上,而且沟底乱石参差错落,大的如屋,小的如卵,踩上一脚,进一退二,得加十分小心。石沟两旁高的是密林,矮的是荆窠,横的是攀藤缠绕,刺槐穿针引线把个野山沟编织得阴森可怖,尽管头顶上的横岭海拨才700公尺,最高的才836公尺,但是陡峭难攀。……继续阅读 »

长城 作者 4个月前 (12-16) 3817浏览 1评论 2个赞

王英之:长城如此温热(18)雀楼

(杨理先生摄) 本文作者:王英之 长城诗很少涉及鸟雀,或许与金戈铁马飞羽传檄有关。 古时候边墙长万里,兵将部防也是绵延万里,有多长的长城就有多长的边防。长城是骨架子,长城人是肉身啊。 有趣的是蓟东长城有这么一座敌楼,常常有大群的灰雀集结在楼头,远远看去他们群起群落,盘旋空中,搅得周天吵吵嚷嚷、热热闹闹,军中便称它为雀楼,这一叫就是四百余年,那雀儿也闹了四百……继续阅读 »

长城 作者 4个月前 (12-16) 735浏览 0评论 2个赞

【书评长城】尚书豪:一个历史与虚构交融的温暖故事——读《南荣家的越》

历史是什么?过去发生的事,有年份,有人物,有事件,有评论,有意义…… 这是历史?不!这只是一本冰冷的历史书,一本历史教科书。 真正的历史应该是温暖的,应该是有血有肉的,它并不会把所有的东西展示在你的面前,只会让你感受它,触摸它骨感甚至残酷外表下的那缕缕温柔。 南荣家族,是作者为勾连整个历史而虚构的、生活在宋朝的官宦世家。一场大火彻底改变了南荣家的状态,改写……继续阅读 »

huang 4个月前 (12-13) 189浏览 1评论 4个赞